創業|問政|要聞|商業|文教|健康|房產|農場|兼職|維權|旅游|婚慶|汽車|特賣
您當前的位置 : 要聞專題 >> 文化娛樂

假面战队五骑士1:《紅海行動》燃爆,告訴你一個真實的蛟龍突擊隊!

2018年02月27日 09:46 來源: 原作者: 責任編輯:史蕾蕾

哈奴曼和假面五骑士 www.sdjmf.icu   

    每年賀歲檔,都是兵家必爭之地,今年也不例外,《捉妖記2》《唐人街探案2》《西游記女兒國》……都是熱鬧的大制作加流量的搞法,宣傳很早就已經鋪天蓋地,都是要來“搶錢”的。

  可沒想到,在這片紅火聲中,殺出了一部各方面都要弱一點的影片——《紅海行動》。

  如果大家還記得2016年同樣作為黑馬殺出的年度電影《湄公河行動》,也就能get到為什么《紅海行動》能殺出重圍了——這兩部片的導演都是林超賢。

  林超賢這次帶來的故事,取材自真實的“也門撤僑”事件。撤僑過程中,一名中國公民被劫持,為了救出人質,同時避免引起外交沖突,海軍派出了一支作戰經驗豐富的“蛟龍突擊隊”,深入虎穴解救人質。

  突擊隊一行8人,沒有外援,靠著非常人能及的意志力,拼到最后,其悲烈,可想而知。

  看完電影后,應該有不少觀眾在震驚之余質疑,真實世界中,真有這么慘烈的行動嗎?其實,這支“蛟龍突擊隊”并非虛構。

  去年,記者曾探訪過這支隊伍的原型。初見面,蛟龍突擊隊的隊員就給記者留下深刻印象。當時正值9月,北方已經有了些許秋天的感覺,但中國的南大門暑意仍濃,掛在蛟龍突擊隊營房上的溫度計顯示,這里午后的地面溫度超過30攝氏度。

  盡管赤日炎炎,但從部隊長辦公室到戰士營房,這里的人似乎都沒有開空調的習慣。當看到記者在采訪時不停地擦汗,蛟龍突擊隊的隊員會打開空調,不好意思地笑笑:“頂著大太陽,上山、下海折騰習慣了,平時在房間里不開空調覺得也挺舒服,就經常忘了?!幣瘓洹跋骯吡恕鋇謀澈?,是蛟龍突擊隊隊員的艱苦付出。一名干事說,自己是北方人,初到這里不適應氣候,訓練量又大,每天要喝近10升水。

  作為海軍的一支部隊,蛟龍突擊隊與其他軍種的部隊有一個顯著區別:由于海軍的開放性,蛟龍突擊隊經常走出國門,執行任務的機會更多。“這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很多是只在蛟龍突擊隊才會有的?!?/strong>一名蛟龍突擊隊隊員如是說道。

  2010年11月2日,中國海軍第七批護航編隊起航,蛟龍突擊隊隊員的身影也在其中。

  

孫浩:“我們的淘汰率都在50%以上”

  黝黑的面孔,結實的身材——如果忽略領章上的軍銜,單從外表看,很難把蛟龍突擊隊部隊長孫浩和他帶的兵區分開來。他說,這是常年在南海烈日下高強度訓練的標配。

  孫浩出身教師家庭,但從小就愛好軍事,《艦船知識》《航空知識》《兵器知識》是他小時候常捧在手里的課外書?!?990年,我代表江蘇省參加了全國青少年艦船知識比賽。1996年,我又參加了航天知識競賽,拿了二等獎,獎金5000多元,這在當時是很大一筆錢?!彼錆撲?,“另外,我老家那邊很多人參加過對越邊境自衛還擊戰。我有一個初中同學早早就入伍了,一出新兵連他就上了云南前線,班里7個人最后犧牲了4個?;褂幸桓鐾У母綹?,上世紀80年代也犧牲在老山前線。身邊的人和事,對我觸動很大,我很愛聽英雄的故事?!比ツ?,孫浩見到了在1988年南海赤瓜礁海戰中負傷立功的楊志亮將軍。面對少時的偶像,孫浩說:“首長,您不認識我,但我早就認識您,知道您戰斗的故事?!?/p>

  懷著對軍營的向往,孫浩中學畢業后就入伍了,后來考上軍校,分配在北京工作。蛟龍突擊隊組建之初,孫浩主動請纓,從北京來到這里。

  記者到訪時正趕上每年的退伍季,一個多小時的采訪被電話數次打斷?!岸雜諍芏噯死此?,兩年意味著軍旅生涯的結束,但對蛟龍突擊隊而言,這才剛剛開始?!彼錆撲?,“我們每年從全國征兵,只不過在頭兩年這些人都是新兵。只有經過兩年歷練,各方面合格而且自己愿意留下來的人,才算真正開始了在蛟龍的生涯?!背嗽諦鹵信嘌?,蛟龍突擊隊還會從其他部隊挑選愿意加入的老兵,經過訓練、考核后,合格的也能成為蛟龍突擊隊的一員?!安宦凼譴有鹵寂嘌?,還是從其他部隊選拔成熟的兵源,我們的淘汰率都在50%以上。如果說軍隊是一把尖刀,我們就應該是刀尖?!彼錆菩蝸蟮乇扔韉?。

  磨出刀尖不易,用孫浩的話說,這里的訓練是“很折磨人的”。訓練量大自不必說,除了常規訓練,蛟龍突擊隊的訓練表上還有很多高??頗浚禾?、攀巖、爆破、戰斗潛水……孫浩說:“好多人覺得美國海豹突擊隊如何如何,但我們的訓練標準一點不比他們低,甚至比他們還高。打個比方,我們游上1萬米是常事?!庇幸淮窩菹?,一名戰士落水,結果這名戰士硬是游到了實戰模擬中的“公?!焙S?,最后從“公?!閉芻匕侗?。

  蛟龍突擊隊所承擔的任務也不同于常規部隊?!俺9娌慷?,包括海軍陸戰隊,是以大兵團的方式正面突擊,在火力掩護下與敵人作戰。我們是采用小規模部隊,躲過敵人的偵察監視,隱蔽地滲透到敵人后方執行任務,任務結束后不留下任何痕跡地撤回。這是我們和常規部隊的一大區別?!彼錆撲?。

  蛟龍突擊隊部隊長孫浩(右一)帶隊訓練。

  這些年來受影視作品的影響,公眾對蛟龍突擊隊的印象充滿了英雄主義色彩。對此,孫浩認為:“我們講究內斂,即便你像英雄一樣立下赫赫戰功,也必須執行完任務后,戴上墨鏡默默地離開。如果你太高調,你的身份可能就暴露了,還怎么執行任務。而且蛟龍突擊隊的成員還要知道,自己的成績是整個團隊支持的結果。所以平時訓練里,我很注重培養團隊意識,《士兵突擊》里的許三多只能存在于熒屏上?!?/p>

  如今,隨著中國國家利益和海軍戰略的向外延伸,蛟龍突擊隊走出去的機會越來越多?!把嵌⊥寤ず獎嘍?、和平方舟號上都有我們的身影,還有人在海外執行其他任務。我梳理了一下,除了南極,我們的足?;頸椴既瀾?。雖然我們還不能像海豹突擊隊那樣全球部署,但我們往外走的步伐很快。這是我們與陸軍、空軍同類型部隊的很大不同?!彼錆撲?。

  

龍茂長:“狙擊”朱日和

  隨著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閱兵的舉行,內蒙古朱日和訓練基地逐漸被人熟知。朱日和是大規模軍演的絕佳場所,成排的坦克、編隊的直升機、齊射的火炮構成了普通人對那里的印象。潛伏在角落、悄無聲息的狙擊手,似乎與朱日和的畫風有些不搭。然而,龍茂長連長扛著自己心愛的狙擊槍,對記者說:“朱日和也是狙擊手的舞臺,蛟龍突擊隊曾在那里贏下某次高規格比武的指令狙擊第一名?!?/p>

  那次比武的項目很多,蛟龍突擊隊選派了100多人前往參賽。按照平日的特長,龍茂長被分在狙擊組?!懊恐Р慷擁木鴉髯橛?名正式隊員,比3種槍型,每種槍型兩個人?!繃に?,“總共比精確狙擊、狩獵狙擊、快速狙擊、指令狙擊和夜間狙擊5個項目?!?/p>

  每支部隊都是根據訓練需要,自行尋找訓練場地。蛟龍突擊隊相中的訓練地點距離營地很遠,龍茂長和戰友經常當天出去訓練,第二天才能回來。由于是徒步前往訓練場地,他們會帶一些簡單的食品,晚上就住在沿途牧民廢棄的房子里。有一次行軍途中遇到夜雨,龍茂長干脆睡在了牧民廢棄的羊圈里。龍茂長說,這些經歷對狙擊手很重要?!霸誄H搜壑?,狙擊手最后一槍打準了就行,其實這只是最基本的要求。狙擊手經常單獨執行任務,對體能、野外生存、偽裝、偵察能力要求很高。要想打好最后那一槍,前期的準備工作很關鍵。舉個簡單的例子,狙擊手打最后一槍之前可能要隱蔽幾個小時,趴著紋絲不動是常事?!?/p>

  龍茂長在進行狙擊步槍射擊訓練。

  到了正式比武那天,晚上8點,龍茂長背著30多公斤重的裝備從營地出發,開始了15公里的夜間徒步隱蔽滲透。一路上,“敵人”在各個關口巡邏,一旦暴露就要在總成績里被扣分。經過3個多小時的隱蔽滲透,龍茂長到達指定地點,開始構工偽裝。第二天清晨6點,龍茂長和戰友依次前往5個射擊地點,完成比賽。參賽隊伍是來自全軍的十幾支部隊,5個項目競爭都很激烈,龍茂長最終拿下了指令狙擊的第一名?!爸噶罹鴉骶褪橇礁鼉鴉魘置樽家桓瞿勘?,同時開槍命中目標。真正執行狙擊任務必須一槍斃命,為了防止一個人失手,需要兩個狙擊手同時向一個目標射擊,這就是‘雙保險’?!繃に?。當被問及比武時自己和搭檔同步率有多高時,龍茂長自信地說,只有用超高慢鏡頭回放錄像時才能看到兩把槍的子彈出膛稍有快慢,聽聲音只是發出一發子彈。

  回憶起在朱日和比武的那段日子,龍茂長覺得最難的不是比賽本身,而是新型狙擊槍帶來的不確定性。龍茂長說:“比武時我用的槍型是當年新裝配部隊的,大家都不熟悉。比武結束前,參賽隊伍之間也不會相互交流。我們覺得自己在訓練中研究得很好,但不知道別的部隊是不是更好。這種感覺讓人壓力很大?!北任浣崾?,參賽的隊員終于能放松心情,交流各自的心得。龍茂長發現,蛟龍突擊隊之所以能在新槍型上領先一步,是因為細節做得更到位?!罷獍亞溝撓行涑淌?00米,我們從100米開始練,一直練到800米,每隔25米都會記錄一組數據——在特定的距離上,溫度、風速、風向、海拔對槍支的影響。在這一點上,我們做得更到位,所以成績更好?!?/p>

  如今,龍茂長已是一名成熟的狙擊手,但他每周仍會堅持至少一次實彈訓練?!爸烊蘸偷某曬χ荒芩得鞴?,未來的路還長。你知道我現在最遺憾的是什么嗎?當了連長以后,管隊伍、帶訓練的任務重了,能出去執行任務的機會少了。每次看到執行護航之類任務的戰友離開和回來,我都很羨慕他們。所以技術訓練不能松,等到哪天要我上的時候隨時能上?!?/p>

  

龔凱峰:“海盜的槍口離我不到1米”

  在一心想執行實戰任務的龍茂長眼中,龔凱峰一定是幸運的:2017年4月,在亞丁灣執行護航任務時,龔凱峰登上了被海盜劫持的圖瓦盧籍OS35貨輪,救下了船員,并與荷槍實彈的海盜近距離對峙。

  2016年12月17日,蛟龍突擊隊的排長龔凱峰跟隨中國海軍第二十五批護航編隊,從廣東湛江出發,踏上了前往亞丁灣的旅程?!拔乙恢畢氤齷ず餃撾?,但是出發前心情還是挺平靜的。畢竟我們在亞丁灣的護航早已常態化,之前每批編隊里都有蛟龍的人,不是什么新鮮事?!憊ǹ甯嫠嘸欽?。

  護航的前4個月,就像龔凱峰所預料到的,很是平靜。龔凱峰說:“這些年,各國在亞丁灣護航的軍艦很多,對海盜的震懾力不小,海盜基本看到軍艦就逃了。有的海盜還會把槍扔進海里,或者用根繩子拴在船底,謊稱自己是漁民。說實在話,我從國內出發前也沒想到自己能遇見海盜?!?/p>

  然而,2017年4月情況突然有了變化。4月7日,護航編隊做了日常的海上訓練。那天很平靜,沒有意外情況發生,但龔凱峰訓練時還是和戰友說“好好練,別看這么久沒事,說不定哪天事就來了”。結果,第二天就有事發生?!?月8日下午5點,我們接到通報,一艘中國香港貨輪被七八艘海盜船追擊。我就和另一名戰友駕駛著直升機,趕去驅離海盜?!憊ǹ寤匾淶?。海盜見了武裝直升機,掉頭就散了,貨輪安全離開。龔凱峰回到艦上,剛下飛機就聽到一個更大的消息:圖瓦盧籍OS35貨輪被海盜劫持了,距他們只有100多海里,部隊立刻進行一級反海盜部署,準備武裝營救。

  龔凱峰精神更足了:“終于有活干了!”

  午夜12點左右,中國軍艦來到了離被劫貨輪3海里的海域,附近還有聞訊趕來的美國、意大利、印度等國軍艦。由于離被劫貨輪最近,中國軍艦向其他國家的軍艦發出了“即將執行任務,請回避”的通告?!昂5獵詿獻萘嘶?,我們離很遠都能看到火光。OS35的船員躲進了安全艙,把自己鎖了起來,防止海盜進來。我們收到了船員的求救消息,但他們也不清楚船上到底什么情況??悸塹醬痹菔泵揮形O?,我們決定等天微亮之后再登船,以確保安全?!憊ǹ逅檔?。

  清晨6點23分,龔凱峰和戰友登船。他們的首要任務是保證船員安全,登船后先到安全艙接到了船員,然后開始搜索船上是否還有海盜。龔凱峰就是搜索隊的成員之一。在船員帶領下,龔凱峰搜索了各個艙室、通風管等處,均未發現海盜。龔凱峰說:“最后到了貨輪上的救生艇。救生艇的門是一個自然垂下的簾子,我踢開簾子的瞬間看到里面有人,而且端著槍正對著門外,離我不到1米?!憊ǹ逅?,他下意識地向后跳了一步,簾子也落了下去,喊道:“Hands up!No harms!(舉起手來,繳槍不殺)”同時,他迅速故意退下了已經上膛的子彈,又另外上了一顆子彈,目的是讓海盜聽見子彈上膛的聲音。

  一時間,船上寂靜無聲?!岸災諾氖奔淦涫擋懷?,可能也就一分鐘,但感覺過了很久?!憊ǹ寤匾淶?。過了一會,門簾開了,從里面扔出了3支上了膛的AK-47沖鋒槍,然后3個海盜雙手上舉走了出來。龔凱峰和戰友們一擁而上,將海盜按在地上,用扎帶綁住他們的手。經過詢問和后續的搜索,確認留在船上的海盜只有這3人,船只已經安全。這是迄今中國海軍在亞丁灣護航以來,首次也是唯一一次抓獲海盜。

  龔凱峰與獲救的OS35貨輪船員合影。

  OS35貨輪的19名船員都是敘利亞人,得知自己獲救之后非常激動。一切安頓妥當之后,中國護航軍艦靠近貨船,準備將海盜押上軍艦。正在這時,船員的一個舉動讓龔凱峰終生難忘:他們找來一面中國國旗拿在手里,當海盜被押走時,站在船頭用并不熟練的英語喊了一句“謝謝你,中國”,有人眼里泛起了淚花。

  “回想起來,當時海盜情緒肯定很緊張,手就放在扳機上,萬一開了槍誰也不知道是什么后果。不過,那會兒什么也顧不上想,就是死盯著救生艇的門?!憊ǹ逍ψ潘?。

  

何龍:“整個課程淘汰率高達87%”

  2002年,隨著電影《沖出亞馬遜》走紅,位于委內瑞拉的特種兵訓練中心——“獵人學?!北還聳熘?。當時,何龍還是一名中學生,看過電影后便對那所萬里之外的學校充滿向往。在少時熱情的驅使下,何龍從軍校畢業后推掉了上潛艇、做技術的機會,寫了份報告一心想去蛟龍突擊隊。最終,他如愿以償。

  作為和外軍交流的橋梁,解放軍每年會選拔優秀人才,送到“獵人學?!毖?。何龍聽了從“獵人學?!憊槔吹惱接呀駁墓適?,不僅沒被近乎虐待的恐怖課程嚇到,反而更覺興奮。2015年,他的機會來了。當年3月,部隊選派干部前往“獵人學?!鋇耐ㄖ呂?,何龍第一個交了申請。經過一年的選拔和語言學習,2016年3月,何龍到了“獵人學?!?,圓了多年的夢想。

  剛到校門口,嚴苛的教官便令何龍印象深刻:全副武裝,臉上涂著迷彩,目光里透著兇狠。教官一上來就把學員帶的箱子踢翻,檢查一番后,行李扔了一地,限一分鐘收拾好。何龍說,雖然早有心理準備,但經此情形心里還是“很不爽”。

  入學以后,首先等待何龍的魔鬼訓練是63天的“地獄周”?!跋攘誹迥?,量上得很快。中國軍人平時訓練量就大,這倒無所謂。主要是教官想著法子折磨你?!焙瘟?。比如,日常項目澆涼水。每天午夜,結束了一天高強度訓練的學員被拉到飛機跑道的風口,教官用冰涼的山泉水把每個學員澆透,任由午夜的冷風吹干。如果教官心情好,待水風干后學員可以回去睡一兩個小時,凌晨4點起床升旗,開始第二天的課程。

  學校的早飯就是一小塊玉米餅,外加一杯兌了水的檸檬汁,偶爾有點卷心菜葉子。上課期間,如果教官覺得有人困了,就會把全體學員趕進一間小屋子吸瓦斯,醒醒神。何龍說:“吸瓦斯的時間是5分鐘,普通人聞到那個味5秒鐘就受不了了?!弊魑>?,平時練過長時間閉氣,何龍本以為能好過些。但有一次,教官戴著防毒面具進到瓦斯室,一拳打在正閉氣的何龍肚子上?!鞍ち蘇庖蝗?,我猛吸了一口氣。那一瞬間真是生不如死的感覺,呼不出也吸不進氣?!?/p>

  “地獄周”期間,何龍經歷了一場五天四夜的野外生存訓練,用他的話說,“是這輩子最難受的日子”。學員7人一組,被扔在一座水庫中的小島上,島上熱帶雨林密布。每個學員身上只有一把砍刀、幾根火柴、一個魚鉤,連腰帶和鞋帶都被收走。何龍本以為熱帶雨林動物很多,可到了島上連一只鳥的影子都看不到?!暗旱鬧芪Ф際撬?,大魚游不過來,配發的魚鉤偏偏很大,小魚很難釣上。實在餓得受不了,我們就抓螞蟻吃,吃了不知道多少只,但肚子里依然空空的。一天晚上,有個戰友突然大叫了一聲‘有蛇’。我聽到之后興奮地沖了過去,心想終于有吃的了。只見一條紅黑黃三色相間的小毒蛇,我們拿樹枝按住,一刀砍了,烤著吃。因為蛇太小,一不留神就烤焦了?!焙瘟檔?,“那幾天,7個人總共吃了兩條小蛇,幾條小魚,還有數不清的螞蟻?!庇捎謁獾乃侍?,喝水也成問題,遇到下雨,何龍就用衣服接雨水?!敖擁揭路锏乃芑?,看了喝不下去。到了晚上渴得受不了,又用衣服接了雨水。眼不見為凈,趁著天黑看不到,一口喝了?!?/p>

  “地獄周”期間,大約有1/3的人選擇了放棄。但放棄的念頭從來沒出現在何龍的腦子里。實在難受時,他就自己抽耳光,咬自己,心里不停地默念“冷靜、堅持”?!啊勻搜!俏葉嗄昀吹拿蝸?。入學之前,中國駐委內瑞拉大使館的武官給我們開動員會,讓每個人說說想法。我當時說:‘即使死在那里,我也絕不放棄?!痹凇傲勻搜!逼詡?,何龍發現“死”字絕非嘴上說說而已。訓練期間,有兩名委內瑞拉學員因為餓得受不了,就去叢林找了生木薯吃,結果食物中毒身亡?;褂幸幻諶鵠г背な奔淥卟蛔?,精神恍惚,在山間行軍時徑直掉下了懸崖。后來,這名學員被發現時只剩下一堆白骨,當地人說是被野獸吃了。何龍那一期學員有15名中國軍人、48名委內瑞拉軍人。3人死亡意味著死亡率達到了4.76%。

  何龍在委內瑞拉“獵人學?!逼詡浣辛碩嘞鈦細竦難盜?。

  “地獄周”過后,學員稍微好過一點,但課程本身的壓力隨之而來?!扒彼?、狙擊、反恐……各門課程按時間依次安排,學完一科就要考核。150多個科目,中途有任何一科不合格,立刻就會失去畢業的機會,沒有補考?!焙瘟檔?。2017年初,所有課程結束,只有6名中國軍人和2名委內瑞拉軍人順利畢業——整個課程淘汰率高達87%。

  作為中國軍人里唯一的優秀學員,何龍獲得了委內瑞拉軍方頒發的“獵人勛章”。勛章后面是一根針,教官直接拍在畢業學員的胸口上,扎進肉里,被視為“帶血的榮譽”。當被問及在“獵人學?!逼詡渥钅淹氖率?,何龍想了想說道:“畢業時,原本兇狠、嚴苛的教官變得像學員們的兄弟一樣。有個教官端著滿滿一杯朗姆酒說:‘你們中國軍人很不錯,弄得我都想去中國看看了?!?/strong>那一天,我喝醉了?!?/p>

  2017年2月,結束了在“獵人學?!鋇納?,何龍回到云南老家?!案蓋椎交鴣嫡窘誘救疵蝗銑鑫?。我走到跟前,拍了拍父親,他才認出我來?!焙瘟?,“我走之前只說去國外留學,沒告訴他我去的是‘獵人學?!?,怕他擔心。父親知道以后表情很復雜,心疼和驕傲都有吧?!?/p>

  在蛟龍突擊隊采訪的幾天里,“興趣”“喜歡”是記者最常聽到的兩個詞?!壩腥稅鹽頤欽飫鏘胂蟮煤芾寺?,其實不是。你們也看到了,我們的訓練是嚴格、甚至嚴酷的,生活也比較單調。能留下的人都有一腔熱血,愿意把青春獻給祖國、獻給部隊。我們常說,來蛟龍就是心甘情愿地‘自討苦吃’?!彼錆撲檔?。

  “丹心利劍,機智勇敢。這是蛟龍突擊隊的精神,也是每一位隊員的靈魂?!?/strong>孫浩的這句話,一直縈繞在記者耳旁。

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網易微博 轉發到:
你的昵稱: 標題: 查看全部留言
內容正文:
>>12345678910頁<<
欢乐生肖最新开奖 时时彩怎么买才稳赚 手机苹果彩票APP 新时时彩 江苏快3稳赚计划 时时彩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上海时时最快开奖网 极速塞车免费计划软件 足球比分90vs滚球 北京pk赛车平台玩 北京pk10倍投骗局 赌场赌盘 斗地主规则说明 2019十大时时彩平台 一分快三怎么玩稳赚 幸运飞艇人工收费计划